首頁 | 書頁 | 個人中心 |

第二百六十三章萬神窟中第一兇

發佈:2022/2/18 21:26:58


    “退!”

     錢晨拉上燕殊,禮貌招呼少清、兜率兩大道統的元神真人,連退數步,業火紅蓮落下護住眾人,忌憚的凝視著青石洞深潭之中浮出的巨大玄蛇。

     在場之中,恐怕唯有他知道這食麈玄蛇的跟腳。

     道君尸變所化的兇獸,此地除了蓬萊之祖徐福之外,恐怕無人能力敵,便是他,也要小心應付。

     “師弟,這是?”

     燕殊面色微沉,在隊伍頻道中暗里傳音問道。

     “好兇獸!”

     龍王敖古背脊微微有龍鱗倒立,為這食麈玄蛇的兇氣所驚,那青石洞中的陽神老龍在這撲面而來,幾欲席卷天地的兇煞之氣面前,更是臉色發白,身為真龍都有一種要被吞噬的感覺。

     玉長生面色冷漠,淡淡道:“看來開鑿此洞的南蠻野人,祭祀的就是這一尊兇獸!此物兇氣不遜于元神。殿下!你龍族拿我玉京山弟子祭祀這兇神,想要拿走那祭祀禮器,看來是失算了!”

     “此獸怕是有數千年未享用血食,受此一激,只怕兇性更勝!”

     “你龍族若是不能解決此獸,或可請諸位同道一并出手!”玉長生有意無意在那青銅人面鉞上流過,似乎若是龍族無法全身而退,便有意出手爭奪此物。

     敖古聞言冷冷一瞥,元神感應玉長生身上的微妙氣息,卻赫然發現,玉長生的眼神雖然不離那青銅人面鉞。

     但實則氣機隱隱籠罩的,卻是那陽神老龍手中的秬鬯祭酒!

     “這兩人眼光倒是不錯,居然同時瞧出了這上古秬鬯祭酒的妙處。也是,一個是龍族的元神龍王,另一個更是天庭探入地仙界的黑手,傳承不可謂不悠久,更與神道關系密切。這等上古神道法酒,自然也難逃他們之眼”

     “而且若是有此酒祭祀,只怕能復蘇一尊遠古龍神,亦或請的一尊天庭一品大神的法身!對龍宮和玉京山都是意義重大”

     錢晨看出了兩人之間的這點小心思,暗暗感嘆道:“只是有一樁,你們都看走眼了!”

     “這食麈玄蛇可不是什么好對付的東西,還是想想先如何全身而退為好!”

     此時的食麈玄蛇已經探出半個身子,昂首百丈,散發出了驚濤駭浪般的兇厲氣息,在這滾滾的氣息之下,那手持青銅人面鉞的陽神老龍,不得不依靠人面鉞上纏繞的氣息,才勉強支撐著沒有癱軟下去。

     敖古身邊的瞎眼老龍雙手飛快的掐算著,頂著那仿佛洪荒時代撲面而來的兇獸氣息,忽然駭然驚叫道:“黑水之南,食麈玄蛇!這是上古兇獸玄蛇”

     老龍祭起青銅人面鉞,想要借助神器震懾玄蛇,逃出青石古洞,奈何青銅人面鉞上人面猙獰,被血祭過的禮器流露一絲血色神曦,仿佛無盡的血海染成的神輝,掃蕩石窟內,令周圍無數神像的靈光頓時一熄。便是洞外的眾人,都有近半都戰栗之感。

     但這等流露神威禮器持在老龍手中,卻只更激發了玄蛇的兇性

     “啊!”

     老龍才退數步,就被玄蛇掀起身下黑潭中的玄冥真水,化為一根水刺貫穿,釘在了地上,堂堂真龍猶如被鐵簽貫穿的泥鰍一樣,只能垂死掙扎。

     “孽畜爾敢!”

     敖古厲喝一聲,揮手打出一擊大神通‘掌握五雷’,身上每一個毛孔之中都有云氣噴射而出,化為滾滾的‘天龍雷音’。略微一流轉,便有無數雷珠如水銀瀉地,激射而出,涌入青石鼓動,所到之處如冰雹亂顫,然后雷音所化的無數滾雷排空炸開。

     雷聲大做,萬神窟搖晃,這座突兀而起的黑山都在顫抖,音波狂涌,一瞬間,青石洞內的石人神像,那些祭臺上的青銅禮器,都被這雷聲一下震得粉碎。

     最后的神光也難以抵御龍王這一擊

     元神龍王只是這一手,錢晨便暗詡其不遜于自己的無音神雷!

     “嗤——”的一聲

     然而滾滾雷珠來到玄蛇面前,卻被其輕易掃滅,蛇尾掃過,不遜于天府神雷的龍族秘傳神通轟擊在玄蛇的鱗片上,卻只猶如洗過它的鱗片一般,令那漆黑的鱗片越發的深邃,發亮。

     反而是玄蛇掃尾,抽向洞外,一擊便將站在洞口附近的一眾修士打成滿天血雨,慘叫起伏。

     一瞬間數尊最低也是陽神境界的大修士便被屠滅,不乏龍族和玉京山的嫡傳!

     這各大勢力的修士深入歸墟,不提前番所面對的種種詭異和恐怖,只是在外圍驚醒的一尊兇獸玄蛇,便讓他們有一種絕望之感。

     輪回者在這一擊之下,幾如墜入煉獄一般,不知憑了多大的氣運,才逃過一劫。

     那身披兜帽的黑袍人,聲音嘶啞而絕望道:“為何?這才只是歸墟外圍,為何會有這等可怕的存在?”

     玉長生也沒有料到,這尊玄蛇居然如此的恐怖,玉京山兩位長老和數名弟子都被長尾掃過,打成血雨,他才祭起玉色的神峰,護住剩下的諸人。

     其他元神真人也不能在袖手旁觀,那玄蛇身上的氣息雖然已經極為恐怖,但卻猶如還在蘇醒一般,不斷的強大起來,顯然這并非兇獸玄蛇全盛之時。

     而且眾人都看出,這玄蛇似乎隱隱被青石古洞所封,受到了一種壓制。

     若是讓它掙脫束縛,闖出洞來,幾乎將無人可制!

     “阿彌陀佛!”

     竺曇摩將手中金缽祭起,隱隱可見缽中八百比丘坐定一座佛國之上,僧人傾倒金缽,內中有無窮凈水傾瀉而出,環繞玄蛇兇獸,似乎要化為一座八寶蓮池,無數比丘誦經聲化為金色的梵文,落在玄蛇身上,似乎為那漆黑的鱗片染上一層金光。

     錢晨的嘴角露出一絲冷笑,暗暗搖頭道:“想要度化這食麈玄蛇?”

     “人家是道君尸變,是從完整的道果中誕生的兇物!你怎么敢的啊?”

     他將業火紅蓮墊吧墊吧,靠在身后,就這么悠然的看起戲來。

     玄蛇雖兇,但在手拿萬神祭圖譜,開了攻略掛的錢晨看來,卻是猶如被鐵鏈鎖住的惡狗。

     手中的圖譜清清楚楚寫著鐵鏈的長度,自然能退到合適的距離,好整以暇的旁觀。

     諸位元神真仙猜的沒錯,玄蛇的確被封印在洞中。

     但他們卻不知,這萬神窟的大部分封印是造化鼎所為,等若媧皇至尊親自出手,別說區區一尊食麈玄蛇,便是窫窳、猰貐道君還活著,也都無法輕易掙脫!

     只要離洞口遠一點,便不會有大礙

     奈何這些人就是不肯相信這平平無奇的古洞能把食麈玄蛇封印的死死的,非要上前湊這個熱鬧,他又有什么辦法?

     食麈玄蛇操縱身邊的玄冥真水,掀起滔天巨浪,那口深潭猶如連同北冥一般,擁有無窮無盡的玄冥真水,滾滾的黑水巨浪扯碎了金缽中倒出的八寶蓮池,巨尾砸入金缽之中,佛國傾塌,八百比丘擦著就傷碰著就死,死傷狼藉。

     竺曇摩手中的金缽傾翻,這尊菩薩行的高僧面如金紙

     諸多大教的元神真仙,合力圍攻食麈玄蛇,元神之下的修士連參與戰場的資格都沒有,只能遠遠逃開,旁觀那青石古洞中食麈玄蛇的無匹兇威。

     隨著食麈玄蛇攜著無窮黑水沖出深潭,來到洞口,其強橫無匹的兇獸之身,殺得一眾元神膽寒。

     玉長生都不能維持元神真仙的風度,被玄蛇一尾砸入了腳下的玉山中,打的玉山的虛影幾乎崩滅,便是仙秦靈寶趕山鞭打在玄蛇身上,也只能打出一道淺淺的白印!

     越發強橫的玄蛇氣息,猶如真的從沉睡中漸漸復蘇,從道君死亡的道果之中誕生的玄蛇身軀,猶如一個完整的世界的法則,道理交織而成,它的鱗片漸漸呈現一種天地胎膜的質感,幾如靈寶!

     越發強橫,肆無忌憚的玄蛇終于引得道門一方的元神真仙出手,孫恩腦后浮現黃天世界,化為玉庭,與少清的小舟,錢晨的業火紅蓮氣息相連,朝著玄蛇也鎮壓而去

     而圍攻玄蛇的金缽、星艦、古城、鐵鞭,更是光芒大盛,靈寶之威完全復蘇。

     加上南晉的氏族志,北魏的冰井臺、律宗的九重金塔、廣寒的青銅月宮十數件靈寶聯手,傾壓半天,釋放出毀天滅地的氣息。

     就在玄蛇兇氣最為暴虐,達到巔峰之際,構成青石古洞的五色石微微散發出絲絲的毫光,猶如鎖鏈一般貫穿了玄蛇的脊骨,又有青銅鉞上的血光流淌,神曦綻放,幾乎要飛起。

     此時,就連瘋狂的玄蛇也被這恐怖的氣息震懾,巨大的蛇首高高昂起。

     饒是它強橫無匹,面對這地仙界十數支道統底蘊的聯手之威,也不由打了一個寒戰。

     混沌的血色蛇瞳不禁浮現一絲清明

     “我是道君之尸,可不是真的道君,怎么就惹上了所有人?”

     十數件靈寶啊!

     便是真道君出手,或許擋得住,但也惹不起這些靈寶背后的道統聯手啊!

     玄蛇轉頭銜起一卣祭酒,將青銅人面鉞一尾巴重新掃回到了祭臺之上,便匆匆鉆入深潭,伴隨著黑水涌回深潭,青石古洞的神異,才漸漸平息,歸于平凡。

     但眾人看著一片狼藉,古樸平凡的古洞,卻都不禁背后爬起一絲涼意。

     只是一口古洞,竟然便驚動了眾人聯手才能逼退兇物,而周圍的洞窟何止數萬,這密密麻麻的神異石窟之中,究竟隱藏了何等秘密和恐怖?

     一時間,竟讓人難以言語
  1. 上一章
  2. 目錄
  3. 下一章

熱門推薦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