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書頁 | 個人中心 |

第一章:禽獸

發佈:2022/1/5 0:14:58


    錦羅裘帳,閨閣里帶著一股暗香。

     女子裸露的玉臂自薄被中伸了出來,也許是她覺得冷了,便翻了個身往被衾里鉆去,尋求溫暖。精致嬌嫩的側臉躲在薄被中,凝脂般的肌膚下,露出了幾分少女特有的憨態。

     少女一翻身,下意識的將身側穿著襯衣的少年抱緊。

     似乎,她覺得有些怪怪的,酣睡之中,微微凝眉。

     襯衣少年卻是醒了。

     眼眸一睜,驚得瞪大了眼睛。

     我擦。

     什么情況?

     女人……還是一個女神級別的……

     看著身邊如畫的古代美女,陳凱之差點兒下巴沒有掉下來,嗯?自己的手,為何觸及到的卻是軟綿綿的東西。

     陳凱之目光下移,頓時有些尷尬,要將手縮回去。

     一切都透著詭異,自己怎么會在這里?這是無法解釋的事,而且,他竟發現自己的手也變得更年輕細嫩了。

     四顧之后,見床榻前帷幔飄蕩,古香古色的裝潢,陳凱之的疑竇更深,這……究竟是哪里?

     讓他吃驚的是懷里美貌的女子,她竟然緊緊的抱著自己,,一時讓陳凱之心蕩神怡。

     這是……

     仙人跳?

     沒錯,仙人跳!

     電光火石之間,陳凱之的腦海里豁然開朗,一定是昨夜跟客戶喝酒被灌醉后,被送到了這里來,等著瞧吧,待會兒這女人的‘老公’就要來了。

     城里人套路深啊,垂頭看了一眼在自己懷里的絕美女子,陳凱之痛心疾首,小姑娘你這樣好看,想不到你是這樣的人。

     “啪啪啪啪!”

     就在這個時候,閨房的門被敲響了。

     陳凱之的腦子一下子像是炸開一樣,來了,來了,‘老公’來了,我神機妙算啊,也不看看我陳凱之什么智商,想當年,我可是過目不忘,是省里的文科狀元出身,好吧,雖然沒什么鳥用,結果畢業之后,就灰溜溜的去跑業務了。

     也在此時,女子醒了,她張眸,如陳凱之所預想的那樣,那如一泓秋水般的清澈眸子里,立即寫滿了恐懼,隨即張嘴,一副像是受了莫大驚嚇后欲大叫的樣子。

     你還想叫啊,我就知道你們會使用里應外合這招,你一叫,估計外頭的‘老公’便提著菜刀沖進來。

     你叫,我也叫,舍得一張臉,我也來叫非禮。

     顧不得這麼多了,閨房的門又啪啪的響了響。只是女子的香肩開始顫抖,眼淚也順著眼角滑落在如脂般的臉頰上。

     陳凱之忍不住感嘆,這演技,神了啊,擱演藝圈絕對可以拿下奧斯卡最佳女主。

     臭不要臉的。

     在一陣敲門聲中,外間有個脆生生的聲音響起:“小姐,小姐,表少爺來了。”

     表少爺?

     現在不流行老公,流行表哥了?是不是表哥看到了表妹被傷害,所以還要加一份錢?

     不行,我要叫。

     陳凱之當機立斷,額頭已是被冷汗浸透了,這輩子作為一個軍火掮客,某兵器集團的銷售代表,什麼樣的黑叔叔沒見過?山寨版AK47指著頭都不怕,可是這種傳說中的套路,卻令陳凱之覺得不妙。

     叫吧,把喉嚨叫破了,只要咬定是對方非禮,哼哼。

     陳凱之張口,氣沉丹田,正待要撕心裂肺的大吼**IAN。

     猛地,那女子眼眸里掠過了惶恐和不安,她竟是突然將手自薄被中探出來,芊芊細手竟是生生的捂住了陳凱之的嘴。

     怪了,這又是什么套路?

     女子瘋狂地給陳凱之使眼色,而后努力使自己平靜,才對門外的人道:“梅兒,告訴表兄,我不舒服。”

     她吐氣如蘭,故作震驚又帶著茫然不知所措的樣子,反而讓陳凱之深深的懷疑起人生來。

     嗯?不是仙人跳?那又是什么,難道是更深的套路?

     好吧,就看你還要玩什么花樣。

     誰料這時,卻聽到了一道男子關切的聲音:“呀,表妹你不舒服嗎?你開門,我略懂一些岐黃之術,給你看看。”

     表哥來了……

     陳凱之睜大眼睛,他決定默默的看著他們將這套路繼續下去。

     說句實在話,混了這么久的社會,這樣深的套路還真是少見,就當……學習先進經驗……

     女子則是凝眉,顯得愈發的慌亂了。水汪汪的眸子,依舊駭然的盯著陳凱之,又忙不迭的捂住自己的心口,很吝嗇陳凱之欣賞她的胴體。

     外頭的表哥又道:“表妹,怎么了,你怎么了?我……我進來了……梅兒,快開門進去看看,表妹莫要出事了才好。“

     女子又猛地一驚,忙不迭道:“我…”

     只吐出了一個字,女子似乎醒悟了什么,連忙壓低聲音道:“快穿衣。”

     陳凱之看了看自己的襯衫西褲。

     “喂,講道理好不好,我穿了衣服啊。”

     女子只好銀牙一咬,似乎覺得沒必要和陳凱之糾纏,又道:“你……你背過身去。”

     陳凱之搖頭。

     女子含羞帶嗔道:“你……你……不講道理。”

     陳凱之很認真的道:“我很講道理的,可我背過身去,你捅我刀子怎么辦?”

     如果這個時候,有一把刀子放在這女子面前,想必這女子定會毫不猶豫的捅死這個登徒子。

     外間的表哥卻是越發急躁了:“表妹,表妹……你是不是暈厥過去了。”

     女子已覺得不能再和陳凱之磨蹭了,否則非要被撞破’JIAN情‘不可,她銀牙雖是咬碎了,卻還是毫不猶豫的將晶瑩剔透的長腿伸出了薄被之外,接著赤足及地。

     她穿著一件絲綢的褻衣,緊緊的裹著重要的部位,背過身對著陳凱之,只是這小小褻衣,卻依舊裹不住那不該裸露的肌膚,她火速地到了一旁的架子上,尋了衣裙換上,匆匆到了銅鏡面前,盡力敷上粉黛。

     想到身后有一個男人,小姑娘耳根都已經羞紅了,等她好不容易衣裙整齊,楚楚動人的面容上又帶著幾分嗔意。

     “表哥進來,你是客人。”女子咬著細牙,狐疑的看了一眼陳凱之:“我不知道你是如何進來的,無論如何,若是被人撞破,我的名節便算是毀于一旦了。你……你從窗……”她下意識的看向窗戶,可是門窗卻關得嚴嚴實實,她不由想:“難道天上掉下來的?”

     門似乎要開了,那外頭的丫頭終究還是沒有磨過‘表哥’,接著,一縷晨曦自門縫中灑落進來。

     門縫愈來愈大,‘表哥’幾乎是沖進來,他面如冠玉,一副電視劇里才有的古代公子做派。

     表哥抬眸,看到表妹正落落大方地欠身坐在榻上,理著云鬢,絕美的面容,散發著淡淡的淺笑,小唇兒微微上翹勾起,盡顯花容玉貌。

     表哥似乎是松了一口氣,正待要笑,眼角的余光一掃,卻見一個短發穿著奇裝怪服的陳凱之一本正經地坐在榻下的小錦墩上。

     這家伙,倒也算是俊秀,板著個臉,一副和這個閨房不相容的嚴肅模樣,臉上寫滿了‘你特么的別看我,我只是來打醬油’的表情。

     表哥突然意識到什么,頓時暴怒起來,猛地捂住了自己的心口,發出怒不可遏的咆哮,道:“表妹……他……他是誰……表妹,這個畜生是什么人!”

     敢情我成了畜生了?

     臥槽,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陳凱之有些惱火了,不管你們玩什么把戲,也不能罵人啊,罵人是不對的。

     表哥的表情很夸張,心痛欲死的樣子,厲聲道:“來人,來人。”

     呼啦啦的,外頭竟傳來了急驟的腳步聲。

     陳凱之見許多青衣小帽的人來,竟有六七個之多,一個個俯首帖耳的樣子,心里不由訝異,還有幫手?

     他一轉眸,瞥見那女子雖是盡力鎮定,卻是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了。

     表哥憤怒的道:“你說,你是什么人,你說清楚,你們……你們……”他一面說,一面咬牙切齒。

     陳凱之這時才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危機在靠近,瞧著這樣子,這表哥敢殺人啊。

     不成,得立即解圍,這表哥似乎是要瘋了。

     吃醋的男人太可怕了。不過……表哥吃表妹的醋,有些怪怪的,哼,禽獸!

     心里痛罵之后,陳凱之從錦墩上站起來,掛上了他金字招牌一樣的笑容,客戶們就很受用這個的,笑容中帶著真摯,然后他伸手道:“噢,我叫陳凱之,你好。”

     一定要客氣,而且不能露怯,露怯就說明真的有一腿。

     表哥咬著牙齒冷笑連連,道:“你是何人?你可知道這是誰的府上,你好大的膽,你信不信我這就去稟明姨母,這便讓人將你打死。”

     陳凱之則笑了,多年混社會的經驗,你越心虛,就越要笑,而且這笑容必須含蓄,不得夸張,要笑得不經意,仿佛發自內心。

     而這時,陳凱之也終于開始打量起這個閨房了。

     這兒,陳設十分雅致,南墻懸一幅仕女圖,靠窗的幾案上有一架九弦古琴,墻上伸出個燈架子,擱著一盞錫燈臺,臺上的燭油已是燒干了,靠里面是一張三面欄桿的床榻,紅羅幔帳向兩邊鉤起,女子就這樣側坐在這里,露出局促不安的樣子。

     其實她這憨態,倒是挺好看的,噢,陳凱之的目光落在她的手指上,指上生了繭子,聯想到那一方九弦古琴,陳凱之明白了,小姑娘還是個音樂愛好者。

     眼看表哥要氣得怒不可恕,陳凱之理直氣壯道:“我是她請來的音樂教師。”

     “什……什么……音樂教師……你是說樂師?”表哥不依不饒,仿佛一點都不信陳凱之的鬼話。
  1. 上一章
  2. 目錄
  3. 下一章

熱門推薦

更多